哈啰、嘀嗒争抢顺风车第一股,主营业务存巨大风险

哈啰、嘀嗒争抢顺风车第一股,主营业务存巨大风险

01 顺风车成为公司第一大业务

哈啰出行从共享单车业务起步,目前已经有共享单车、顺风车、网约车等业务块版。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9月,哈啰单车在上海成立,2018年9月,哈啰单车升级为哈啰出行,目前共享单车业务已经在300多座城市开展2019年1月份,哈啰顺风车在成都、上海、广州、东莞、合肥、杭州六个城市开通,随后的2月份就覆盖300多个城市。2020年12月,哈啰出行上线网约车业务,先在中山、惠州、河源、汕尾4个城市上线,从三四线城市起步,主打低价网约车

根据哈啰出行的招股书可以看出,截至2020年末,哈啰顺风车已累积2610万交易用户和近千万注册司机,2020年完成9450万次顺风车服务,交易总额为69.7亿元,远远高于共享单车的58亿元。

招股书还显示,哈啰出行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21.14亿元、48.23亿元、60.44亿元;毛利分别为-11.47亿元、4.19亿元、7.15亿元。其中,哈啰顺风车毛利为3.8亿元,占了公司毛利润超过一半。

哈啰、嘀嗒争抢顺风车第一股,主营业务存巨大风险

这也意味着,哈啰顺风车业务不管是交易总额,还是利润贡献都超过了共享单车,并且超过公司业务的50%,已经成为哈啰出行的第一大业务版块。

02 两家公司争抢顺风车第一股

上周,另一家顺风车公司也递交了上市申请。

4月13日晚间,嘀嗒出行重新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计划赴港交所上市。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主要提供顺风车和出租车网约化服务,2020年的收入为7.91亿元,顺风车收入7.06亿元,出租车网约服务收入3887万元,顺风车占公司收入比重为89.25%,接近九成。

哈啰、嘀嗒争抢顺风车第一股,主营业务存巨大风险2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嘀嗒出行在全国366个城市提供顺风车平台服务,2020年嘀嗒顺风车搭乘订单1.463亿,交易总额为81亿元,高于哈啰顺风车的69.7亿元,为国内第一大顺风车公司。

事实上,去年10月8日,嘀嗒出行就向港交所公开递交招股书,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不过,由于未在6个月内更新上市申请资料,其首次正式提交的上市申请已经失效。

现在,两家公司一家赴港交所上市,一家赴纳斯达克上市,争分夺秒争抢顺风车第一股。

网约车行业分析师卢布表示,两家公司市场份额的差距并不大,谁先上市谁将有更大的发展机会。不过,两家公司都面临同样的问题,顺风车业务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03 顺风车业务存在不确定性

最主要的风险来自政策层面。

按照国内的网约车政策,从事网约车经营,平台需要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证、车辆需要取得网约车运输证司机需要取得网约车资格证。从事顺风车业务不需要上述资质,各大顺风车平台或多或少都存在“以顺风车业务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的现象。

哈啰、嘀嗒争抢顺风车第一股,主营业务存巨大风险3

去年12月7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对嘀嗒出行、哈啰出行等顺风车平台公司进行了提醒式约谈,指出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附近订单”功能偏离顺风车本质,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要求平台立行立改,修正顺风车产品,不得以顺风车名义提供非法网约车服务。

网约车行业分析师卢布表示,这也意味着顺风车产品最大的风险来自于监管政策,相关部门下达的行政指令,都会直接影响顺风车产品是否能正常开展,并且此前已有先例。嘀嗒出行相比哈啰顺风车,收入结构更为单一,更无抗风险能力。

嘀嗒出行也在招股书中提到,多个地区的地方机关已颁布监管顺风车的规定,由于应用、诠释及实施仍存在不确定因素,无法保证完全遵守地方规则,且已经及可能继续面临申索、诉讼、仲裁、行政诉讼、政府调查及其他法律及监管程序。

这也是哈啰顺风车需要面对的问题。

网约车问题请联系微信:CCSK166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