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黑车司机到滴滴五星单王

他从黑车司机到滴滴五星单王 滴滴资讯 第1张

北京清河,在一条叫安宁庄路上,若干年里,十几个男人经常碰面。他们从早到晚在那工作,他们的身份是灰色的——黑车司机。清河在中关村以北,很多中关村上班的人住那片儿。尽管地处偏远,人流并不少。出租车数量不足,王其刚和十来个司机常年在清河安宁庄路附近趴活。

2014年10月初,王其刚和一群司机的命运都改变了。大家有一个月没见到司机老魏。老魏忽然出现了。他开了辆崭新的帕萨特,春风得意,他那个月赚了25000块钱。王其刚挺惊讶,他干得挺努力的,收入不过15000,差也太大了。老魏那个月开始用滴滴打车App。他也劝王其刚和别的司机,买个好点的车,当滴滴专车司机。

他从黑车司机到滴滴五星单王 滴滴资讯 第2张

没多久, 王其刚把自己开了六年的朗逸卖了,贷款买了台帕萨特。周围趴活的司机也都把车换了,清一色中高档车,奥迪、帕萨特、迈腾。2014年10月25号,王其刚在滴滴打车注册。此后,他开始向滴滴的五星单王迈进。

之后一年,王其刚的接单数飙升迅速。专车开了四个月,收入超过10万。2015年底,他获得北京市五星评价的冠军。评价都是乘客给出的,五星为最佳。也就是说,他得到的好评数量是最多的。同时,他还是北京市接单数量的亚军。最
近两个月,每周评选的“王牌奖”他又拿了四次。钱赚得不少,但王其刚碰到点麻烦。

王其刚是江苏盐城人,当年当兵来了北京,后来当起了北漂,做过水果生意,为了运输方便后来才买了车,拉起了黑活。虽然来北京也20多年了,普通话说的不好。他性子有点急。当司机,这两点都是劣势。

他从黑车司机到滴滴五星单王 滴滴资讯 第3张

王其刚身上有苏北人的吃苦耐劳。每天六点起床,六点二十准时开始拉活。“很多司机七点才开工,早一点,没什么人抢单。七点,我都拉完两单了”。做黑车司机,实在没什么活了,他才收工。“那时候九点多回家,现在十一点多才能回去。用滴滴之后,九点到十一点也还有人叫车,还能多跑两个小时。”

 王其刚每天都出车,全月无休。虽然工作辛苦,他的经济压力并不大。孩子上了大学,他也在老家已经买了三套房子。虽然也梦想有一天带着老婆孩子回家乡,过舒适生活。但早出晚归成了习惯,也成了一种责任。他拼命干活。每天赚够钱,才能收工,从不松懈。

他不挑单,什么活都拉。有司机不愿意拉远活,嫌弃会空驶回来,他拉。他对北京北边太熟悉了。有个乘客做完他的车,在滴滴App的评论里留言,说他是“活地图”。就因为路熟,他拉完一个远些的活,会迅速去一个人流聚集的地方,五彩城、华联之类的,接单几率会增大。他接的单越多,滴滴给他派的活也越多,如此良性循环。接单总量自然高起来。

他从黑车司机到滴滴五星单王 滴滴资讯 第4张

王其刚得到的五星评价最多,但他并不是那种温和、善谈的类型。在滴滴App下面给他写评论的人泾渭分明。一类特别喜欢他。有乘客带着孩子坐车,小孩身体不适,吐在车上,乘客要陪他钱,他坚决不要。他对孩子、老人总是加倍关爱。另外一类,只给他一颗星,他总打电话催客人结帐。这是滴滴专车司机忌讳的。催单,被看成是对客人的骚扰。“如果他们不结帐,就会影响系统给我派下一单”,只有拉更多的单,才能保持排名。

太在乎单数,给他也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善意的举动,也引起了乘客的不满。

有一次,一个乘客把两部手机落在他车上。他发现了,想办法联系上客人。他约好时间,自动给对方送过去。他在约好的时间赶到,但乘客没出现。刚好有人叫单,路途很近,他就接了。再返回时,已经过了十几分钟,等着他的乘客并没有充满感激,而是略带不满,王其刚到现在都不太理解“他没有感谢我,怪我迟到”。

他从黑车司机到滴滴五星单王 滴滴资讯 第5张

2016年初,王其刚的评价跌下了4.8,这影响了他继续参评“王牌奖”。得到每周1200块钱的奖项,必须符合多个标准,除了单数,服务评分也是硬指标。评分下降这有损他的尊严、也有损他的收入,他很愤怒,向滴滴客服投诉。他不理解,他为什么评分会突然下降。客服解释,收到乘客投诉他的服务态度不好。因此,还是需要他继续努力,分数才能恢复。

在跃动的城市里,有勤奋但焦躁的司机,也有承受各种压力、焦躁的乘客。有些问题无法厘清到底是谁的责任,真正要做的并不是互相指责,而是调整心态,共同期待下一段行程。下一段行程中,司机与乘客都还有机会互相体谅,一起愉悦度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