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推出“远程特惠”,抗衡嘀嗒和哈罗,但司机们不开心

不妨先看一组数据,就可以知道顺风车是多么重要,17年春节,滴滴顺风车公布了跨城顺风车春运大数据,数据显示,有280万车主参与空座共享,累计共运送420万人次。相当于在铁路既定运力的基础上,增开1909列绿皮火车或者5874列8节动车组。而在除夕之夜,高达7万名乘客搭乘顺风赶赴回家的路途。

滴滴推出“远程特惠”,抗衡嘀嗒和哈罗,但司机们不开心

再过三个月,就是滴滴顺风车下线三年的时间,虽然积极推出各种措施,比如增加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另外还公开讨论顺风车重新上线的议题,请求网友为顺风车的完善献计献策,但是至今上线仍然是谜,时间过得越久,似乎希望越来越渺茫,因为无论怎么做,始终都难以绕过“安全”这个梗。

滴滴推出“远程特惠”,抗衡嘀嗒和哈罗,但司机们不开心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面,全国的顺风车业务先后被嘀嗒和哈罗抢走,5000亿“蛋糕”被瓜分,嘀嗒羽翼日渐丰满,已启动上市计划,预计市值能达到30亿美金。在滴滴顺风车下线之前,是唯一能盈利的项目,这块肥肉让对手肆无忌惮地吃,这怎么坐得住?

滴滴推出“远程特惠”,抗衡嘀嗒和哈罗,但司机们不开心

最近,滴滴推出“远程特惠”,当行驶超过一定的公里数,会产生远程费再进行优惠,打出了低价出行的杀手锏以抗衡嘀嗒和哈罗,为抢占众多长途出行的客户,例如从酒店到机场的高端用户,目前已在杭州、厦门、福州、东莞、佛山、广州、深圳等地陆续上线长距离拼车业务远程特惠。

滴滴推出“远程特惠”,抗衡嘀嗒和哈罗,但司机们不开心

滴滴远程特惠是目前所有出行平台中最低价的一个,优势无敌,但司机们不开心了。理由一:到手的单价一公里车费不到一块钱,以下图为例,深圳某起点到宝安机场,导航显示距离40公里,到是“远程特惠”后车费只有37.5块;新能源汽车充满一次电能跑350公里左右,算下来就算能把电跑完,顶多300块钱。

滴滴推出“远程特惠”,抗衡嘀嗒和哈罗,但司机们不开心

理由二:远距离行驶,回程空车,没有及时接到单的话,基本上等于亏本,行业的恶性竞争最终苦的是他们这些跑腿的普通人,基于这些,司机开心不起来。

滴滴推出“远程特惠”,抗衡嘀嗒和哈罗,但司机们不开心

我国商业界有句名言,价格战之下无赢家,但不可否认,优惠是短时间内打开市场的最好手段,一边要对抗哈罗和嘀嗒,给乘客进行补贴,若是一边又给司机补贴或提高里程单价的话,那压力真的很大,毕竟2019年滴滴全年亏损109亿,月平均亏损为9.08亿元。公布的数据中,司机补贴一项花费高达113亿元,这一项占到滴滴司机奖励补贴的三分之一;

滴滴推出“远程特惠”,抗衡嘀嗒和哈罗,但司机们不开心

在这种情况之下要兼顾运营成本、社会效应、战略布局、投资增速着实有点吃力,讨好了乘客就难以讨好司机,讨好了司机又容易被对手抢占市场,对于滴滴如何良性循环,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