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敲响温州出租车行业的丧钟

昨天,滴滴出行在微博发布消息,称滴滴快的获得上海市交通委颁发的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资格许可。这也是全国首张专车运营牌照,意味着网络约租车平台正式获得合法身份。

“滴滴”敲响温州出租车行业的丧钟 滴滴资讯 第1张

“滴滴”敲响温州出租车行业的丧钟 滴滴资讯 第2张

所谓大潮所致,万法归宗。约炮要给予管束,约车的命运终于从政府的垄断裹脚主义中挣扎出来,取得了本质突破,大胆伸出白白的大腿,健健康康光明正大名正言顺地为人民服务了。作为温州人,作为10几年的互联网用户,我们要为上海政府的魄力点赞。


同时,我们也要思考当下温州的出租车乱象。


从过去到现在,不客气的说,温州的出租车,说是一个不洗澡的流浪汉,更像一具刚刚从墓地里爬出来的僵尸,满面灰尘,就亟不可待地要接客吸血。


温州出租车的顽疾,是一个老问题。这么多年来,温州的出租车得了一种慢性病,大家都知道它有病,出租车司机和运营商自身也知道有病,但是呢,这病要不了命,最多也就市民的嚷嚷问题,所以,就不关其死活了。久而久之,大部分市民明知道其有病,还是要勉强选择。


歪才研究了两遍温州某市政协委员关于促进温州出租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提案内容。内容本身的出发点非常好,建议保障出租车司机收入问题、社保问题,但是唯独对出租车司机的自身素质的提高、出租车车辆环境两大问题只是顺带,没有实质的硬性要求。为什么?政协委员在当下国情的难处,歪才理解。但也不应仅限于鼓掌,提案的内容更不应该是选择性单方面的解决问题。

“滴滴”敲响温州出租车行业的丧钟 滴滴资讯 第3张


这三年,温州出租车与市民的主要矛盾,是越来越高的费用配不上越来越差的乘车服务的矛盾。这种矛盾,比起我们男人的晨勃,还要突出,亟需给予根本性治疗。


如果说温州城市的管理水平和方法没有跟上时代的潮流,那不是原地踏步,而是退步。温州出租车打的费用看起来下降实际却上涨了,而配套服务相关没有“鸡犬升天”般跟着“涨”,依旧停留在四五年前的现状,这特么不是退步,基本可以算作退化。

“滴滴”敲响温州出租车行业的丧钟 滴滴资讯 第4张


歪才认为:出租车行业,就应该要有妓|女精神。李敖同志说,妓|女不能等到有xing|欲了才接客。同理,温州出租车的服务和用车环境问题也不能老是像水蛭一样,戳下才动下。甚至,收了钱还一动不动。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说的很好,既然如此,那么网民的本质依旧是公民。网民的心声,就是公民的意愿。歪才这几年去杭州开会学习采风的次数不算少,杭州出租车的整体服务水平确实很高。杭州的改革方案“拟取消经营权有偿使用费,推出官方的约车软件”,在市场上的效果不管如何,但也看出杭州政府对整体潮流的紧迫性、包容性、开放性。


显而易见,就温州出租车改革的态度或方法,与这些地方对比,差距很大。温州政府对于出租车改革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背后在于舍不得。什么专车都是不交税的野娃子,唯有出租车才是正统。说穿了,没有政府宏观的奶罩,温州出租车司机在互联网技术下,就不像尿急到处找墙角崩尿那么简单,而是极有可能像当下店面的倒闭潮一样下岗失业。


之前某新上任局长对这些违法交通规则的出租车进行为期几个月的整治,说白了只是一种感冒了打退烧针的作法。过一阵子,感冒依旧。

当下,不管政府人员还是互联网屌丝,都习惯将神州专车、滴滴专车、Uber的普及视为对出租车行业的“倒逼”。从这“倒逼”这个词,也可以侧面理解这个行业的垄断系数到底有多高。前几天有个安X省的出租车司机(我特地问的)在大白天对我说:我接过一个平阳人,从客运中心打的到附二医整整打了68块。他的意思是说自己不打表收我15块很给面子了。实际上,那段路我曾打的了无数次,也就个起步价而已。


我个人对于温州出租车司机当下的拼车问题看的很淡。不管司机有没有经过我同意,我都不会有意见。大家混生活都不容易。有时候我还会主动对司机说有客人你可以顺带。对于拒载这个问题,我也无法完全地给出批评,因为他们一说要交班,那么我觉得刻意难为对方也没什么道理。


歪才提三个问题:

是不是应该对出租车司机在车内抽烟问题、辱骂乘客给予明确的处罚规定?

当下是否应该对温州出租车司机的服务态度以及车辆整洁度做个考分的在线评判系统?

对于出租车不顾乘客市民的生命安全,胡乱闯红灯的问题,相关部门给予根本性的整治并根治彻底的政策依据,如何让市民更方便的监督?


借着这个东风,温州的主管领导们或许该彻底的静静了。当然了,你们不想静静,我们也不会不孕,我们就静静地约车,静静地听丧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